白小烨_海底一条鱼

湾家废物小写手
主推
>>全职喻文州/恋与白起/梦百尤里<<

才发现没发过这张图

语文课上到怀疑人生
老师一句这是哪种修辞点醒
动手做图包2333

草图——
都是些奇怪的图(?

再见——再也不见

尤里乌斯×你

√单向暗恋
√BE
√ooc有,注意阅读

ok?

那就开始吧。


那年过后的尤里也长大成人了呢……我们透过书信断断续续的联络着。
偶尔他会给信带上写照片和小东西,贝壳之类的东西,但是,唯独没有香水。
“香水……下次见面带给你吧?”
象是读心一般,他在信的最后如此写道。

-

又多久了?
距离上次的信已经好一阵子了,却迟迟没有下文,带着期待却落空的感觉可不是很好受。
无视外头人的喊叫,坐在窗边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“还要,多久呢?”

正准备休息时却听到外套的喊叫声,似乎在喊着自己……?
起身到窗边定睛一看,很是讶异的喊出了声。
“尤利乌斯?”

-

“好久不见。”
“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呢。”有如孩子被抢糖后赌气般的回答道。
“别生气了、好吗?”他有些慌张,无处可安放的双手就摆在我的手边。
“距离上一封信什么时候?”
“1、1个月……。”
“你还知道已经1个月了啊,怎么,这次又怎么了?还有,你带着伤吧?”
“果然瞒不住你,不过伤只是练剑被打到罢了。”
“疼吗?”
“不疼。”

明知道对方的伤绝对比他所说的要严重上很多,却无法开口询问。
我有立场,去询问吗?

“喏,药给你,肯定很痛的吧。”手轻抚上缠着绷带的手臂,结实好看的手就这样缠上绷带让你有些觉得可惜。
他讶异的红着脸闷不吭声。

“这是害羞了吗?”忍不住笑出声,还是没察觉自己心意的他真的很可爱。

-

在把香水交给我后便说出了来意,见他时不时眉头深锁便有些心疼。
却是没把手搭上他的眉间松开他眉头。
“什么时候要走?”装作不经意的提起这个话题,实际上却不希望他离开。
“明天,虽然是比表定的早了2天。”听到只能苦笑的自己,轻拍了他还缠着绷带的地方。
“早点说啊,还有很多地方没带你去看看呢。”

还真是没用啊我自己。

-

挥着手的他就这样离开了城里。
并承诺不久后会带着大消息来找我的。
然後…
一去不复返。

“还真是个大消息呢,傻子。”

-
其实我是想叫大猪蹄子的【bushi
3年前的番外文,原先想说改一下就发,结果却是基本上重打了2333
就是最后结局没怎么改动
本文是糖,但是剧情蠢到我不敢发……丢虐的试试水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