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鱼鱼鱼鱼总

湾家coser兼废物小写手
喻推一枚

>人物属于叠纸,ooc属于我
>缩小操作
>初次尝试长篇,请多多指教
>主角通常吐嘈向

一如往常的睡着宿舍不是说太好睡的床板,热到一个天荒地老的寝室,加上室友忽大忽小的打呼声,你开始认真的想把自己给打晕了。

这么热,不如起床看书?

不过才1分钟你便打消了这个念头,因为连书桌都到了你觉得假若他是铁,必定能够煎蛋的地步。

不得已,只好逼着自己如何都得睡着,虽说距离6点也已剩下2小时,不过也由于睡前搬行李的缘故,那份睡意终于开始侵蚀你的精神了。

……。

眯着眼,伸手按了手机萤幕,5点55分。

5分钟,你纠结着该继续睡还是先行起床,最后实在敌不过睡意准备再次睡去时,眼角瞥到的小家伙让你瞬间醒了脑。

“什么鬼?!”你一瞬间弹坐起来,吓得身旁的小家伙往后跌。

你看着小家伙示意你放低音量,然后比了比你的室友。

……你现在内心只有千百个傻眼的表情。

四百度近视让你无法看清楚对方是个什么生物,只好一把抓着拿到眼前端详。

当你真的意识到了对方到底是什么的时候,差点又爆了音量,是对方伸手想压住你的嘴唇你才想起。

“白起?”

小家伙点了点头。

“……早安。”

想问的问题太多,一下子想不到该问什么,就向对方道了早安,然后躺回床上思考。

小家伙……不对,现在应该称白起,在你躺下后被你实实的压在了手下,但不一会便挣脱,跑到你的脸颊旁边戳着你的脸。

见你还是没有起床,甚至有要睡去的感觉,他有些不开心的走到你的耳边。

“早安,女孩,该起床了。”
“我擦要不要这么带撩的啊!”一不小心便爆了粗口,用着惶恐的脸对着白起道。

生无可恋的你只好默默的爬下床,带着盥洗用具去到了外边的公用洗手台刷牙。

此时某位白先生就如此的飞了过来,见你一点都没要搭理他的意思,便想往中廊飞去。

伸手又是一抓,顺手将对方放在右肩上,尔后继续刷牙。

老实说你不是为了什么而不搭理他,单纯就是想到了白先生看到自己最狼狈的样子,心里满是不甘。

你吐掉了口中的泡沫,装作无事的向对方说了句“不想被抓回去做研究就别乱跑。”然后开始洗脸。

“你叫什么?”像是为了打破寂静般的问题。

但是我说……你也太不会挑时间了吧?我正在洗脸喔?

“叶宜。”就算如此想着你还是给了他极简的回覆。

然后快速的冲洗脸颊,带着他一同回到了寝室内。

“你先去那边待着,别转过来。”

女宿特有的习惯,衣服都是在寝室内直接换掉了,或许因为都是女孩子的关系,就少了那么份戒备。

“宜早安啊。”
“早,今天起得有些晚了?”
“嗯……昨天太热睡不好。”
“老实说我也睡不好,快四点才睡着。”

谈话过程中为防室友看见他,你便将换下来的睡衣顺手往他身上丢,并示意他别出来。

“我去上个厕所,等会记得叫他们起床,差不多要点名了。”
“嗯,你也早些回来啊。”

带上衣柜门,你朝室友笑了下,目送对方离开后松了一口气。

……他会不会被臭死啊?

如此想着的你拉开了衣服,不过对方貌似不觉得臭,就只是乖巧的坐在那儿。

边扣着制服的扣子,你边问他“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不对,你怎么在这?”

不过对方是呆愣在那边,耳朵有些通红。

“你这是……害羞了?”摸了摆在桌上的眼镜,果然是温的,然后带上,仔细端详人。

“别不说话,你这样我不知道说什么。”
“我不清楚为什么我会在这里。”
“言下之意就是不知道怎么回去对吧?”
“嗯。”
“现在得怎么办?总不能把你留在这,但是我等会还有考试,而且今天可是结业式。”

他拉了拉那套熟悉的制服,然后原地坐下。

“……别乱来,也别乱跑。”揪着人外套的帽子,放到制服的口袋上,拍了拍他的脑袋。

TBC

突然涨粉,吓到一个不会说话hhh
意思意思放个照片来表达我的诚意
图上是乐乐的苍苍军装,房间里太热了直接被我扒一半hhh

叫我苍羽、阿羽、11都是可以的
喻吹、白起推、康纳本命的家伙
写文经常性不丢lof,怂到不敢带tag
Oh,是个湾家人,希望不会因此被丑拒

总之就是这样,之后有机会会丢文过来的